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艺术的最高境界

  如今这个社会里,佛法不在寺庙,艺术不在艺术圈,几乎是一些稍有常识之人都知道的事情了。可有时候即使非常的清楚,还是不管用的,毕竟还存在着一种惯性,这种惯性就是能够打着艺术的幌子浑水摸鱼的,其唯一的借口就是我们都需要活着,活得更好,活得富裕,逐渐远离高贵独立的艺术精神。

  艺术成了一个行业,那么规矩就会有,尤其是中国人始终喜欢按照规矩出牌,而规矩就是一把让艺术休克了的枷锁,但是规矩更是可以用来发财致富的捷径,接着在让艺术快速灭迹的同时,一个个有着艺术光芒的骗子们给无数艺术细胞还尚未成熟的孩子们安了一个个紧箍咒,早早的断送了他们或许还能够真正有的艺术境界,如果是纯粹的对于艺术来说这群艺术骗子们都是在犯罪。当然不乏也有一些徒子徒孙的骗子,明知学习不到东西,却图混了个头衔与人脉关系,师徒之间风云再起,围绕着“利”更是成就了一个个故事,一个个官司,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成了讽刺的笑话,艺术开始复杂化了。

  我看到很多人装模作样的在学习中迷失了自己,我看到很多人正在不断的失去自我,他们不停得在效颦着别人的风格,还给予一个安慰的名字“传承”,“学习”,或者拆东墙补西墙的折腾出了一个个所谓的个性就算是自己的东西了,更或者能够和某个时代的名人沾上点边,就惊喜若狂了,其实他们就是在做假,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剽窃者。只是他们还没有清醒过来,等着他们终于醒悟的时候,或者就老泪纵横了,潮水退却之后,谁在裸泳着?吴老冠中先生讲了点真话,但是对于这个都愿意在这趟浑水之中摸鱼的家伙们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这帮人犹如是假和尚一样挖了个豪华的坟墓,就可以认为是圆寂的宝塔了,或者更想用后代人的朝拜来超度他们,还继续的狐假虎威下去,可耻到了极点。

  因为是艺术,所以不可以称份量,所以有争议,还爱屋及乌,但是很多人却忽视了艺术中最关键的东西,那就是不作假,这就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像是念佛堂里的念佛僧人一样,自己是非常之明了了的。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不作假,把思想里的东西用自我的方式独特的表达出来。如果有其个性,有其风格,还自成一派,别人一看就是你创造的东西,那么就有艺术成就了。当然被认可与不认可不是艺术家能够做主了的事情,更或者在被早认可早获利的过程中,其艺术性逐渐的消失,接着因为有其市场,一些艺术骗子出现,打着传承的旗帜复制与剽窃,泛滥,庸俗,遍地都是之后,成为经典的也只是你开始的几件作品。再好一点成为文物之后,就讲究其作品的真与伪了,还高仿之类,艺术的产业链继续保持,只是作品在有其历史价值的同时,艺术性已经是昨日黄花了。

  如果艺术家也没有作假,但是出来的东西还是那么的平庸,俗套,那么也就认了吧!毕竟这真是你的东西,没有这个天分也就算了,你是无愧于这门艺术的。或者可以找点其他的途径去进行,艺术的智慧撞击出来之后,自然会一泻千里,功到自然成,而这种功不是技法的练习,不是故意为之的结果,不是另类的极端,而是思想自然的改变。很多人甚至不明白自己始终都在作假,因为他们在这个体制下,这个教育模下,已经被固执的驯服了原始的天性,原始的野性,像家禽一样温顺着这些所谓的规矩,每天生个蛋的讨好主人。如此统一氛围之中,如果不是太狂傲不羁者,不是太意志坚定者,不是太信念坚强者,总有一天把那一点点可怜的,与众不同的艺术性给折腾个精光,何来艺术而言?

  我为何几乎激进的要求艺术家不要作假,因为每个作品都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们都是应付负起这份责任的。我们应有哪样的面貌就应该有那样的子孙出来,而不能够为了一些所谓的标准和变化着的审美观制造出一个个根本不是自己的孩子,或者是无数的多胞胎,或者拿起一把手术刀,图一时的新潮与时髦。艺术是在不断的创新中展示出真我的概念,它是唯一性的,它是不可以复制性的,它是无法代替的,所以被人们敬仰,被人们歌颂,还能够长长久久。其实不管艺术家如何的艰辛这条路,在生生死死中,还是不亏的,一切都平衡着。

  很多人艺术了一辈子都无法突破自己渺小的艺术理念,他们犹如在漆黑的死海中不知所措的漂浮着,其实他们根本不会游泳,只是海水的密度让他们自然的飘了起来,是没有理由值得神气的,任何人与动物不小心失足其中,都是这个状态,我亦然。

[责任编辑:青木]
  • 下一篇:新时尚家装潮流,魅力无边的手绘墙画
  • 上一篇:泡沫雕塑制作